許瑋寧拍夜戲打哈欠露疲態 賀軍翔竟成白髮大叔

許瑋寧拍夜戲打哈欠露疲態 賀軍翔竟成白髮大叔

女生 打架

許瑋寧在工作現場穿着紅白拖鞋移動,熟悉駕馭國際精品的她,臺味裝扮也不違和。(圖/本刊攝影組)

每3人出国1人去日本!外籍旅客赴日消费5.29兆 台湾人居首

許瑋寧在2021年12月和邱澤公佈結婚喜訊後,依舊行程滿檔停不下來。時報週刊CTWANT近日直擊許瑋寧工作現場,只見她一身良家婦女裝扮,頂着波浪頭夾着大發夾,腳踩紅白拖,時而露出肅殺神情,急匆匆地上工拍攝《不夠善良的我們》,工作一整天下來,與男主角賀軍翔接力打哈欠、揉眼,雖然略顯疲態,仍敬業拍攝到凌晨收工。

換了造型的許瑋寧補完妝在等待拍下一場戲。(圖/本刊攝影組)

许玮宁拍夜戏打哈欠露疲态 贺军翔竟成白发大叔

整晚神情嚴肅的許瑋寧,只有在與工作人員聊天時才難得露出笑容。(圖/本刊攝影組)

三月十五日下午一點多,《不夠善良的我們》劇組在臺北市捷運南港展覽館站準備拍攝,女主角許瑋寧與導演徐譽庭在角落講話,似乎是在溝通拍攝細節,隨後衆人準備移師到月臺拍攝,細看當時許瑋寧腳下竟是臺灣國民精品紅白拖,過去就曾分享私下穿紅白拖的她,看來對臺味是情有獨鍾。

《类股》高端疫苗冲锋锁涨停 生医HIGH起来

《生医股》浩鼎前驱型化疗药申请二期临床 拚2024年完成收案

晚上劇組移動到臺北市松山區拍攝,一身叔味的賀軍翔也在現場準備。(圖/本刊攝影組)

「情色女王」暴瘦成皮包骨 复出1个月又停工:未恢复

道長

林依晨傍晚拍完收工,在現場用完餐才離開。(圖/本刊攝影組)

晚間七點多,許瑋寧換到松山區的拍攝地點,男主角賀軍翔也在現場準備,他一改花美男形象,漂了白髮,成了溫柔沈穩大叔,可惜的是在他們開始拍攝之前,同樣在此拍攝的林依晨便已收工離開,無緣目睹賀軍翔與兩個女人的精采對戲。而當晚拍攝的戲碼中,許瑋寧跟賀軍翔也沒有太多對戲,現場就是賀軍翔坐在一輛休旅車內,而許瑋寧從車頭走過,停下腳步猶豫了一會兒,接着又折回餐廳,隨後,賀軍翔下車站在角落遠遠的看着。看起來是情感複雜、內心糾結的劇情。

許瑋寧跟賀軍翔當天戲裡戲外都沒什麼互動,似乎是入戲頗深。(圖/本刊攝影組)

從中午拍到晚上,許瑋寧空擋時不禁打了哈欠。(圖/本刊攝影組)

據本刊整晚觀察,許瑋寧跟賀軍翔不僅拍攝期間沒有接觸,就連休息時間彼此也是在各自的角落,於公於私竟都沒有什麼互動,而且兩人拍攝時,乃至準備拍攝的時間,臉上總是冰冷的表情,只有拍攝空檔的休息時間和旁人聊天時纔有笑容,似乎雙方都入戲頗深。

救赎

另一頭的賀軍翔也難掩疲憊揉了揉眼睛。(圖/本刊攝影組)

古玩大亨 紅薯蘸白糖

深夜十二點多,許瑋寧換了私服收工。(圖/本刊攝影組)

工作到了晚間九點多時,許瑋寧跟賀軍翔接連面露疲態,賀軍翔一度在車上揉眼,下秒許瑋寧則在路邊打起哈欠,看來疲勞感是會傳染的,不過,兩人仍是提振了精神,繼續拍攝到半夜12點多,許瑋寧才更換私服收工。一天下來,許瑋寧從白天到晚上幾乎全程面無表情,似乎是因爲劇情的需要,不時醞釀戲中所需的情緒,因而總是隱隱約約地散發出悲傷的氣息,光是看了便讓人感到心疼。

更多 CTWANT 報導

憂傷中的逗比 小說